力石 咲

PEOPLEText: Aya Shomura

力石咲是狂热的钩针艺术家,她的作品有小到能一手掌控的小玩意,也有大到能用一个有魅力的微笑征服一座城市的有力的作品。相对于针织物装置艺术,她的钩针作品更像是创作了一些新的东西。她用色彩非常丰富的纱线织成一些熟悉的场景或者物品。有时,她会展示针织的小笼包在一个点心笼里(蒸汽笼),或者在飞机上的耳机织纱,就像一个趣味的恶作剧。忽视它们的尺寸,她的作品将玩味的精神发挥地淋漓尽致,赋予地方和物件一种“附件”或者“温柔的一瞥”的感觉。然后,它们悄悄地滑进我们的心,在我们能用言语表达之前,仿佛先带我们回到了童年。从7月1日开始,她作为当选的艺术家加入《母牛游行二世谷》。她将会留在二世古市并开始在二世古市创作。我有幸跟她有了以下这段愉快的采访。

cs_portrait
Saki Chikaraishi, Photo: Kazuhiko Tsuchida

首先,可以请您介绍一下您自己吗?

我出生在1982年,我是一个《狂热的钩针创造者》,我用钩针来作为沟通的媒介。我创造了针织物城市或者空间装置艺术,然后小心翼翼地将他们包装出联接世界的主题。我毕业于东京的多摩美艺术大学信息设计部门,我在2014年获得了《LUMINE在艺术奖2014》最高奖。

cs_01
Installation “Knit Invader”, Exhibition “ICC Kids Program 2014 Inspiring Questions – Questioning Inspiration”, NTT InterCommunication Center[ICC], Tokyo, Variable size, Materials: Yarn, knitting machines, motors, etc, 2014, Photo: Kosuke Natatsuka

请告诉我们一下您的称号《狂热的钩针创造者》是什么意思?

它代表了“我不创造任何你所听到的针织物有关的东西,”但是我并没有给我自己封这个称号。

cs_07
Project “Reality and Fantasy”, York District(UK), 2014, Photo: Saki Chikaraishi

在您小的时候您接触过钩针吗?请告诉我们您为什么决定用针织物(一种羊毛的纱线)来作为沟通的方式?

我在2003年的春假接触到针织物的。我当时是大学三年级学生。从2009年开始,当我在澳大利亚参加了艺术家在居住的项目,我用针织物来作为沟通的媒介然后继续继续有创造性的活动。首先,世界上每个人认识都针织物。任何我们可以想象到的和针织物有关的都是对沟通很重要的,比如“温暖”和“连接”。它的技术是非常灵活和有弹性的。而且他们可以根据各种事物变成任何形状。当我在澳大利亚逗留的时候,我没有太多的时间但是我总是有羊毛的纱线和一根针,在空余时间我就用它们编出一些熟悉的东西。比如那些总是在沙滩上、椅子上或者市中心滚动的浮木。然后,它们从它们身边的人那里改变了它们的视角和反应,这个马上引起了我的注意。尽管我们不能理解每一种语言,但是针织是一个普遍的东西而且每个人可以想象得到。所以我的作品让我们彼此站在一起。更何况,这个灵活性的连锁反应对我来说是那么愉快的体验。针织有那么多的性能所以很快地展现在大众视野里比在屋里安静地创造跟让人渴望。

cs_05
Project “Reality and Fantasy”, Tokyo, 2012, Photo: Masafumi Maruyama

当我在针织和包裹东西的时候,我非常仔细地观察它们的形状和大小,然后就在多次编织之后完成了作品。这个就像以前,我和物的沟通。作品的诞生是和人的联结,或者人与人的联结,或者是人与城市的联结。就像一根纱线由针织变大和形成完整的平的表面。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我能连接不同的东西。

作品《红树》是您的针织里面怎样的一次意外?

那是一次与陆地的交互式的作品,那是一个用针织的地球的陆地,每一个大洲都有它们自己的眼睛,当人们的时候,他们会向它们眨眼。

cs_11
“Traveliving Project”, Hong Kong, 2014, Photo: Ventola Milk

讲一下在饮茶的滚烫的篮子里或者飞机上的耳塞等等中的《旅行项目》。您的作品有一种类似于“寻找错误”的幽默感或者“(非常熟悉地)日常地隐藏在背后”。这是非常有趣的。但是我好奇其中的概念是什么呢?是一种您愿意倾注一生的工作吗?

这是毕生的事业。有的时候它们是没有概念的。我带着动机去织线而这种动机是被地区的特点或者它们的生存所启发的。或者我有一时的怪念头从一个物体的形状开始织起。比如说,这次在二世谷市的逗留,我围绕这个城市一点一点地针织和勾画它,但是来了二世谷之后,因为这里真实的自然环境的原因,我有的时候会织几天花。有一天我看见了一只北海道红狐狸,从那以后我尝试着织狐狸,我让针织的北海道红狐狸出现在市中心。

cs_03
Installation “Knit Invader”, Exhibition “COSMIC GIRLS”, (marunouchi) HOUSE, Variable size, Materials: Yarn, knitting machines, motors, etc, Photo: Gosuke Sugiyama / Gottingham

我的活跃地带基本上在东京,但是当我为了一个旅行而离开的时候,我想我的感觉变得比我在东京的日常生活更加敏锐。还有在旅行的时候,我想“我也许再也不会来这里了”所以我被“我必须要在这里做点什么”的感觉逮住。

cs_08
“Traveling Knitting Machine Project”, London & Lake District & York District(UK), Machine body size: 31 × 80 × 24cm, Materials: Yarn, knitting machines, prastic, etc, 2014, Photo: Saki Chikaraishi

《针织旅行机器》乍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行李箱。它能真的仅仅在走下楼的情况下织出东西来吗,并且在脚上卷起来?请告诉我们您对这个项目的感觉。

它通常非常地稀有,我只用在织人的时候,但是这个是用线缠住有些人的手臂或者脖子。我曾经想要只靠我的动作来创造作品但是因为要照顾孩子我没有很多的时间。所以我开始了这个项目。只要我开始滚动这个,针织就可以开始,而且这个针织的长度是符合我移动距离的比例。

cs_09
“Traveling Knitting Machine Project”, London & Lake District & York District(UK), Machine body size: 31 × 80 × 24cm, Materials: Yarn, knitting machines, prastic, etc, 2014, Photo: Saki Chikaraishi

我围绕这个机器行走,如何有人问我:“这是什么?” ,我会展示给他看针织是怎样织出来的,而且我会让他缠在他的手臂或脖子或任何他喜欢的地方。这个概念是把人带到另外一个地方,连接起别的人和地方。

sc_14
Project “Reality and Fantasy”, Tokyo, 2014, Photo: Kosuke Natatsuka

您经常在室外做装置艺术,哪种类型的羊毛纱线您会经常使用呢?

纱线的类型是很多种的,我通常使用尼龙颜色。

cs_10
“Traveliving Project”, Gold Coast(AU), 2009, Photo: Saki Chikaraishi

你最近感兴趣的是什么呢?

我总是喜欢织和缠更大的物体,我想要织一些区域但是不是一幢建筑或者别的一些单独的物体。我想要在2020年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时尝试这个想法。我想在奥林匹克运动会期间侵入别的运动设施本身和一个东京的小镇。我不想要求有我自己的针织的布景,但我希望它们个性化一些好的点和这个小镇的特点。侵入对我来说等于认识一个城市。而且我想要看哪种关系会从城市和人或者人与人在这个特别的针织魔法中诞生。但我只有在奥林匹克运动会才能看见这样的现象,因为它的独特魔力。虽然这是很小和没有很大用处的,但是它总会留在来过这里的人们的记忆中。我想要提供这样的经历给东京的外地人和本地人。

如果有谁或者哪种现象令您着迷,您能告诉我吗?

大竹伸朗先生,我非常喜欢他。我应该创造更多的作品!我不去想,就只是创造!

sc_12
“Knitting Cattle Mutilation”, CowParade Niseko, Niseko(Hokkaido), 2015, Photo: Saki Chikaraishi

在您的作品《母牛游行二世谷》中,您现在加入了依据生命体大小的玻璃纤维牛。这是一个怎样的作品呢?

我用纱线来缠绕而成的。像一个残缺的牛群的风格。一个小的飞碟从胸口占据了一头牛的身体。请不要忽视它。我织在了一起。

cs_13
Installation “Knit Invader”, Exhibition “COSMIC GIRLS”, (marunouchi) HOUSE, Variable size, Materials: Yarn, knitting machines, motors, etc, Photo: Gosuke Sugiyama / Gottingham

请告诉我们您的新项目或者您对新作品的计划。

我加入了一个多媒体艺术的艺术节《AMIT》还有入侵了东京的丸之内地区。我将尽我最大的努力去织一个像这样的区域。同时也是一个为了奥运会的预热项目。我将会终生继续使用“旅行针织机器”。还有,我很快就会做一件新的针织西装外套去衬我的表演。我正在计划这个夏天在关西地区进行一些展览。比如说,在7月25号会在尼崎的兵库县还有在京都的高岛屋。另外一个展览现在正在上田市的美原高原美术馆进行,将会持续到11月。我非常希望您能来。详情会出现在我个人网站上的首页

cs_06
Project “Reality and Fantasy”, Tokyo, 2013, Photo: Kosuke Natatsuka

有什么信息您是想通过这里传达的吗?

我想要入侵北海道的一些地区。

Text: Aya Shomura
Translation: Jiexian Huang

力石 咲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