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KA

PEOPLEText: Hiromi Nomoto

「你好,我叫ZAKA,我不想让大家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希望能作为一个匿名艺术家找一家画廊代理我的作品。在此附上作品和计划书,不知道你是否感兴趣?」这份邮件在一年半前送到了东画廊的程曦行手中。

ZAKA
使用了因为重叠而看不清楚的15个立体块 『疑惑(三聚氢氨)』, FRP / 丙烯水粉颜料, 300 x 285 x 50 mm, 2012 © 2007-2008 Don Gallery

此次的报道是关于活跃在上海的某艺术家。ZAKA是30岁左右的男性,接受过艺术教育,现在上海从事创作活动。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信息,当然也没有照片。

某天下午,忽然接到程曦行的紧急电话。2011年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举办的贝壳经济的展览活动,包含代金券的金钱以外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与艺术作品交换。那时,SHIFT用杂志内的介绍与ZAKA的作品『春』进行了交换。我通过书面提问的形式向ZAKA发去了邮件,但是没有得到回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于是我向程曦行提议将本次的展览写成报导如何。

R0025280.jpg
展示风景 © 2007-2008 Don Gallery

东画廊的旗下已经有一些年轻艺术家。坐落于复兴中路的“黑石公寓”2楼。这个建筑建于1924年,从玄关上部的天一路延伸下来的台阶给人很深的印象,尽管周围有很多租界时代的很有旨趣的建筑,但这栋建筑更别具一格。

Pr%2C%20Spectrum.jpg
『镨、光谱』, 丙稀水粉颜料/ 木片 / 成品布, 1100 x 1220 x 60 mm, 2012 © 2007-2008 Don Gallery

一进入东画廊,程曦行就向我走来。ZAKA的个展『Halo』从9月7日开始了。“Halo”指的是光环。展示分为平面和立体作品两部分。虽说是平面作品,但他除了帆布还使用了木材、FRP,更接近立体作品。以“光谱”为主题的作品,在帆布上用木料做成立体状,贴上用成品布,并涂上与布料颜色相近的涂料,使得线条的粗细、颜色、形状相互对比构成整个作品

立体作品是在艺术家眼中能够描绘出各自主题的各种物质而表现出来的作品。比如作品『疑惑(三聚氰胺)』,三聚氰胺是2008年在中国造成重大问题的物质,艺术家对此物质的印象来作为标题。另外三聚氰胺的化学式是C3H6N6,作品用3个C、6个H、6个N进行自由组合而成。

C17H19NO3%2C%20Placebo%28Morphine%29.jpg
『治疗(吗啡)』, FRP / 丙稀水粉颜料, 370 x 650 x 290 mm, 2012 © 2007-2008 Don Gallery

试着询问了程曦行我的疑惑。之前ZAKA做了团体展,一起展出的艺术家都说不认识他。你见过他吗?

没有。我也没有见过他。已经和他联络1年半了,对他进行了调查。在这期间的交流中,得知他是一个非常认真的艺术家。于是有了本次的个展。

他是怎么参加2010年上海当代美术馆的中国年轻艺术家的团体展『+Follow』的?

我向美术馆推荐了他。「有这样一个有趣的艺术家」。他们也觉得ZAKA的理念非常有趣。

C8H11NO2%2C%20Happiness%28Dopamine%29.jpg
『幸福(多巴胺)』, FRP / 丙稀水粉颜料, 100 x 100 x 800 mm, 2012 © 2007-2008 Don Gallery

大家会不会认为他实际是用自己的真实名字来从事艺术活动的艺术家吗?比如是用成品布来创作作品的丁乙

被认为是丁乙的可能性是没有的。一见到作品,就知道这是一位年轻的艺术家。

R0025261.jpg
展示风景 © 2007-2008 Don Gallery

你觉得他为什么要隐姓埋名?

我觉得这是年轻艺术家的挑战。年轻艺术家会遇到各种各样严峻的问题,因此他采取了这样的方法。

Light.jpg
『光』, 丙稀水粉颜料 / 木片 / 成品布, 1100 x 1220 x 60 mm, 2012 © 2007-2008 Don Gallery

正如程曦行所说的,隐姓埋名是年轻艺术家对自身的挑战。事实上,我们也没可能认识所有的艺术家,也不会真正了解他们是怎么样的人。光是鉴赏他们的作品并不能了解他们是怎样的艺术家。但不管怎样,对于艺术家来说,重要的还是作为艺术家的力量。对于在这一年半时间内参加了数次展览的ZAKA来说,我相信他拥有这样的力量。

在展览的开幕式上,「可能ZAKA在场也说不一定」「也许ZAKA就是刚刚那个和我说话的人」,这样一来考虑的人应该不止我一个吧。那么ZAKA本人对这样的状况又是做何考虑的呢。

Text: Hiromi Nomoto
Translation: 徐 燕
Photos: 东画廊

力石 咲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