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公式オンラインストア

双飞艺术中心

PEOPLEText: Hiromi Nomoto

中国的艺术团体数量很多,但像双飞艺术中心这样的团体却比较罕见。与艺术与否无关,他们在竭力地上演着恶作剧。

双飞艺术中心
《双飞品牌特许》/ 摄影 / 2010

双飞艺术中心(以下简称双飞)是活跃在中国的艺术团体。他们于200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专业(现为跨媒体专业)。成员由崔绍翰、黄丽芽、李富春、李明、林科、孙慧源、王亮、杨俊岭、张乐华共9人组成。当你在展览会场见到他们的作品时,就会不由自主地注意到它的存在。网络杂志SHIFT对双飞成员之一的张乐华进行了访问。

双飞是如何组成团体的?

我们从大学毕业后,就经常在一起玩。大学里我们一个班级有50个人、毕业后,有些人去了公司上班,最后剩下在一起玩的就是他们了,然后就以成员的身份开始做展览了。当时,我们在杭州,4、5个人在一个房子里一起生活。那之后,我回到了上海,也常去杭州玩。自此开始以双飞这个名字来称呼我们自己,做了很多的活动。将我们一起玩的情景拍下,做成了作品。

我们各自都是独立的艺术家。实际上没有要做组合和团体的必要性。但是,我们在一起做什么,是很自然的事情,不用想就自然而然的存在了。

双飞有什么含义?

“双飞”这个词有两只鸟比翼齐飞的优美含义。但将它指代人时,就有3p、4p的含义。

《双飞抢劫银行》/ 行为 / 2009

请谈谈双飞的理念。

我们认为没有一定要展出作品的必要,总之,那种很安全的作品我们是绝对不想做的。虽然也不清楚那种不安全的作品要怎么展示。
我们出去玩,会发生一些滑稽有趣的事。然后开始将这些拍成影像,通过它做作品并获得新的想法。

成员们都是怎样的人?我觉得你给人很严肃认真的印象。

不是的,成员们大家都很认真的,都很认真的对待事情。但要是大家在一起,就会做一些不那么认真严肃的事。人必须有两面性,有认真投入的时候,也有会做不合情理的事的时候。

我在看录像的时候就想这是怎样的一群人呢,好像很乐观很开放,一直都是这样么?

不是的,平时不是这样的。但是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感觉。大家平时都是胆小的人。

成员们聚在一起的时候,会讨论作品么?

张:基本上我们都是聊天、吃饭、出去玩、跳舞、唱歌。并不会特意地认真讨论一下作品。因为每个人制作作品的时候就很认真。当我们作为双飞整体的时候,偶尔也会有讨论作品的时候,但是不会那么郑重的讨论。这种交谈都是在很高兴的时候发生的。

《白领白痴》/ 行为 / 2009

看你们作品的人大概一定会笑吧。为什么在《蜘蛛侠》这个作品中向路旁的人泼水,在作品《夜游动物园》和《白领白痴》中被保安和警察注意到,还做了很多其他的事,那些事,是真的那样做了么?

张:是真的。动物园那次是我们当时吃完饭喝完酒,很晚了,一看,12点了,吃的很饱,干点什么呢?没什么可干的,也没有工作。「爬山吧」「好的,去爬山」。因为爬山没意思,所以改成了去动物园。杭州的动物园在山上。因为关门了,我们就把铁门打开进去了。当时没被发现,但之后被发现了。

在你们的作品中有恶作剧的成分,拍完后有触怒过别人么?

如果有人要生气,那就让他生气吧。我觉得即使触怒了别人也没什么关系,就让他们生气吧。

《山寨波洛克》 / 行为 / 2009

在作品《山寨波洛克》中,你们在路上用杰克逊·波洛克式的方法做了作品。如果在其他国家这样做的话很可能会招来警察。

拍波洛克的时候,惹恼了拍摄地的人,因为我们把运输用的三轮车泼上了颜料,事后我们买了下来,所以没事,警察只说了「没什么问题,小事而已」。我们做的事,做成作品来看有那种效果,但其实只是小事而已。我们不可能打人,不会做那么严重的事情,我们都是胆子很小的人。

double%2520fly%25202-thumb.jpeg
《双飞品牌特许》/ 摄影 / 2010

2010年在上海举行的上,双飞的参展作品中有一个是《双飞品牌特许》。这个作品是将各种名牌的标志加在了双飞成员的照片上。请谈谈这个作品。

我们想穿好衣服,但是没有钱。所以在网上买了100元左右的便宜衣服,穿上这些衣服,让摄影师拍照,就像广告里一样。然后在上面加上logo,就满足了想穿好衣服的念头。

《当代买卖》/ 影像 / 2010

2010年的大声展上,另外还有一个叫做《当代买卖》的录像作品,做成了音乐录像的样式。

那个作品大家都很喜欢。之所以会做《当代买卖》这个作品,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对有些事情不满,因为是年轻的艺术家,所以会被有些地方的人随意摆布,他们说需要作品,所以我们就做了,但是之后又不展了,作品也不要了。作品中用「已经无所谓了,展览不展就不展,不展也可以」这样的歌词唱了出来。

double%2520fly%25203-thumb.jpeg
上海艺术博览会2011 特别项目 摄影:Hiromi Nomoto

在2011的上海当代博览会上,在林立的形形色色的画廊中,双飞也参展了。展厅中央还有新建公寓的模型。

我们在上海当代博览会上,移植了一家房地产营销公司进入展位,在墙上挂上了我们的画,如果房地产公司签了合约卖掉了房子,我们就把作品赠给购房者。我们的作品是礼物。

双飞在这之前做的活动都是胡乱表演的,但是这次展览的时候不一样,从这开始我们恐怕要不运用肢体来表现了。我们的年龄在逐渐增长,不能到什么时候都脱衣服。

double%2520fly%25204-thumb.jpeg
《我家住二楼》/ 混合材料 / 2011 摄影:Hiromi Nomoto

那么,你们之后打算做什么事呢?

我们都各自地进行着个人创作,希望在这一两年里,拿出个人作品的要素,与大家一起分享。例如我经常用这个杯子做作品,那么我就将这个杯子拿出来,9个人大家都做像这个杯子一样的东西,每个人做的杯子都不同。这样就变成了我(张乐华)+双飞的概念。

或许可能不是展览,如果是绘画的话,也许做展览,如果是音乐的话,也许会做现场,其他的,说不定也会做戏剧,我们能做很多事。

《双飞宫》/ 2010 在北京798空间站

乐比不疲地进行着恶搞的他们,在这段时间,不仅收到很多展览的邀请,同时还做着个展。接下来介绍一下这些。2011年,他们参加了位于北京工人体育馆西侧的瑞居酒店唐人艺术中心共同策划的艺术项目。有的艺术家只是去放置作品,双飞成员们则在酒店停留期间创作了作品,在他们的微博上介绍过相关情况,因为他们照旧是往常胡闹的样子,所以图像已经被删除了。浴缸中倒入了大量的牛奶,以舒缓皮肤和美白效果著称的「牛奶纯爱」浴与一晚5万人民币的豪华房正相称。

IMG_3065-thumb.jpeg
瑞居艺术计划

他们还参加了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特大群展「未来展」,该展览集结了90位以上的中国年轻艺术家。由中国重要艺术家之一的中央美术学院校长徐冰,Guggenheim 美术馆资深策展人Alexandra Monroe和中国一流的策展人和美术评论家冯博一共同出任策展委员。艺术家是由策展过「大声展」的年轻策展人付晓东及其他策展人、艺术家、美术大学教授和美术馆馆长,共80位一同挑选出的。双飞的作品从众多的作品中凸显出来。参加了此次展览演讲会的森美术馆馆长南條氏说:这么没意义的作品,如果不年轻肯定做不出来,在这些作品中我最推荐他们的作品。

P1100301-thumb.jpeg
展览『Double-Fly, The Way to Go!—Sounds like a Real Name』 摄影:Hiromi Nomoto

在2012年末2013年初举办的《谁不知道双飞–像个展览名字》展览上,来场者只要付168元参加抽奖,就至少会抽中一件作品,其中还有奖项是10件作品;3次抽奖机会;以及加付100元即可得到一张装裱好的帧绘画作品。很双飞风格的展览。虽然是带有游戏性质的展览,但在展览现场的双飞成员们却都表情很认真地观察着参加开幕的来宾们的反应。

他们的作品无论跟哪些艺术家们一起参加群展,都会有种格格不入的不和谐感。我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去形容他们的作品。他们的作品不会拯救地球,也没有提出社会问题,什么都没有。一看就觉得搞笑的作品,差不多跟恶搞一样,或许可能除了作者是艺术家外,就再没有什么与艺术扯上关联的了。对于我来说这正是他们作品的魅力。他们这些被认为毫无条理的作品,实际上却也是中国艺术洪流中重要的存在部分吧。但是,为什么他们的作品先于人们的思考就自然而然地被接受了呢?

如果双飞将作品的重点移向思考性,我觉得会有些许落寞。

或许吧。如果双飞变得非常认真,没有了以前的感觉,而让人因此感到非常落寞,想念以前的双飞,这也挺有趣的,是吧?

Text: Hiromi Nomoto
Translation: Joan Chan
Photos: Double Fly Art Center, Hiromi Nomoto

力石 咲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