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SHI HORIKAWA

PEOPLEText: Hiromi Nomoto

『音乐远胜于语言』

Yosi Horikawa是一个声音设计师。他把日常生活中以及大自然中的声音创作成音乐。说他是「音乐设计师」,大家可能听着觉得很不习惯,但称他为音乐家,又觉得不足以表达。因为大多数听过Yosi音乐的人都会为之震惊。

Yoshi Horikawa1979年出生于日本大阪。现在以日本千叶为中心活跃着。大学时代学的是建筑。听说其作品刊登于My Space后五天里就有法国某品牌找上了他。而现在他在国外获得的支持者也尤其多。『我想尽可能地在日本进行艺术活动,但日本品牌几乎没有响应。』他说。2011年,他参加了在马德里举办的红牛・音乐・学术奖的活动。2012年,他又受虎牌跨艺界邀请在新西兰进行音乐创作,并和当地的影像艺术家合作,制作完成了一部音乐影像作品。

YOSHI HORIKAWA
摄影:虎啤跨艺界

听说你从小就开始创作曲目了。你小时候是怎样一个孩子啊?

很早以前我就喜欢「创造事物」,习惯于把自己感受到的东西创作成某种事物。因为家里几乎没有玩具什么的,所以有时问朋友借一晚上玩具来,然后模仿着做出来,感觉很开心。

为什么会开始音乐的制作?

因为我父母很喜欢音乐。在家里老是在听爵士,我一直很喜欢黑人音乐。什么样的旋律是我喜欢的,这种意识大概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有了。
因此,我也想自己制作音乐,但不光是乐器我什么都没有。在某张CD的封面上,印有一张对着耳机喊叫着的人的照片。当我去听那张CD的时候,我听到了那沉闷的声音。于是我想:『也许这可以当作麦克风?』。我试着用磁带中卡拉OK混合功能去插入,终于明白这样能录得非常棒。这就是我的开始。说到老是想自己创作些什么,这与其说是很久以前的癖好,还不如说是与生俱来。

听说你在大学里学的是建筑。是否考虑过在建筑这条路一直走下去?

我学习过钢琴,但因为不喜欢练习,所以真的没有考虑过走以音乐为主的道路。我是考虑过建筑,但我很快意识到,到了那个程度我已无力而为。所以所谓「创造事物」的意思,我认为设计方面很适合自己,音乐只是我的爱好而已。

P_WtLuxYZ23gkf0-45Fj0HouMJ6B0mQsQVex_E7Phms.jpeg
在卡雷卡雷海滩录音 摄影:虎啤跨艺界

但是,你对音乐可不仅仅是兴趣爱好噢。

有些人从事着「创造声音」和「创造事物」之间的东西,也就是所谓的音风景。我在建筑的一部分中制作声音装置。那个事务所大概开了两年了。我一点点向着声音方面转型,我还从事建筑音响的工作。现在还干建筑音响,不过我想如果搞音乐能填饱肚子的话我就不干了。

是非常科学性的思考创作呢。

我认为「创造事物」绝对是技术活儿。我听说盖「艺术」这种语言原本就带有技术的意思。只有伴随着技术才会「创造事物」。音乐嘛,为什么这个声音如此美妙?什么赫兹的周波数能使人心情舒畅呢等等,我喜欢从技术性的侧面来创作。

Y2HRHla2tC9nWFIrM6kd7xOofov1SNBKImu9uE5yv9I.jpeg
录音的时候,只受到少许的脚步移动的影响,同行者们大家都静静地关注着录音。摄影:虎啤跨艺界

录音要注意些什么事情?

啊!这就是我想录的!经常会有这种情况。所以我考虑到用一想到要录什么就马上可以录下来的麦克风配置。而且要防风的,因为如果有风吹过,有呼啦呼啦的声音就得不到真正想录得事物了。这才是最致命的。

ilmXpI5Yn9bZHlih6abZcN1bQ70Ad4kizF2xvPpJD7M.jpeg
Yosi和影像艺术家汤姆・古尔德在拍摄Yosi的影像。摄影:虎啤跨艺界

我看了整个的制作过程。录制完毕的声音放入电脑,然后创作成曲子。令人吃惊的是声音并不是原封不动地使用的。

毕竟,自己耳朵听到的和实际录下来的是有所不同的。例如哪怕是在人耳边能够听到的声音,录好的东西往往声音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完全录下,这种事情时有发生。那时候,就要加入一些接近自己感受的东西。要加的还不少呢。(事实上,在森林里录下的鸟的声音,当时听到的和录音的感觉真的是有所不同。要加上回音,才能再现出森林的空气感。通过处理后,才能变得更具真实性。)这样的事情经常做的,但做过头了就不能保留原型。虽然在尽可能地范围里保留其生动性,但最终的曲子如果无趣的话,一切就都变得毫无意义了。在那当口上,自己是要加1还是减1,才是最困难的地方。

现今,虽说所有的操作都能在电脑上完成。但如果只是这样,就又无趣了。所以,我认为录音后再制作,非常棒。

P1090612.jpeg
汤姆听过Yosi有形的声音后制作影像,接着Yosi和汤姆两人共处一个工作室,一边整合相互的意见,一边一起制作影像和音乐。摄影:Hiromi Nomoto

在作品的创作过程中通常会考虑一些什么?

曲子「Skipping」(是根据跳绳的声音而创作的曲子。里面放入了Yosi自己兄弟们幼时的声音)最初开始制作就感觉很糟糕,这样不行。总是会有一定是这样的瞬间,但又不知所措,其实只需一个不同的声音,就突然会变得非常有趣。只要再做少许就能改变。如果中途放弃的话一切都不复存在,只有不放弃才有出路,只有做了,才会知道如何去做。

在新西兰的创作中,你化了一天录音,一天制作音乐,一天合成,时间上很紧啊。录音的第二天,一天里就创作完成了音乐的大框架。

这个声音不会失败吧,这样的感觉很重要。如果没有找到这样的感觉,就不可能做到那个程度。把不会失败的东西图书馆化,使用那些抽屉里有的东西,在有限的时间里尽力而为。这并不是负面的意思。但是,自己从零开始创作的时候,意识到做的是你抽屉里没有的东西的时候,就真的需要时间了。


音乐影像作品「Aoteaora」(毛利语新西兰的意思)Yosi和影像艺术家汤姆・古尔德的合作

请谈谈在虎牌・跨艺界活动的演出感想、在舞台上感受到的观众的反应等。

以前从新西兰的朋友那儿经常听说新西兰人和日本人相似的地方很多。现场演出开始后,我感到原来真是这样。观众蜂拥而入,但却在距离舞台2、3米的地方立停,一时上感觉没有离得很近,但看着又很近。这种不可思议的状况让我既亲切又高兴。几首曲子下来,随着我起舞的人也越来越多。

一般在国外的现场演出的时候,多少和日本会有些不同,不介意引人注目跳舞的人很多,反应非常热烈。从这样的经验来看,我觉得更可以看出新西兰人和日本人的共同之处。

em9hLaUhMSs_seVpwBHjd9hcNvyzbnVJG-MKI7liZA8.jpeg
虎牌跨艺界活动当日现场的情景 摄影:虎啤跨艺界

在新西兰做了录音、音乐制作、合作制作等工作。认识了很多的人吧。

在新西兰,和那里的影像艺术家一起在当地录制了很多的大自然的声音、原住民毛利人的最后的后裔们的语言、传统的乐器及其演奏等等,在丰富的新西兰文化氛围内完成了创作。更有熟知我制作风格的相关人员,为我提供了一个优越的创作环境。

roQDEFm0nAjsOOnFJoZv2IHOVqaF5By9LAIZLhhU4Pg.jpeg
在贝壳杉森林中,录制了毛利传统乐器演奏者李克・班尼特的演奏。那时,录制的的声音在「Aoteaora」经常出现。摄影:虎啤跨艺界

在你来新西兰的事情上,你作何感想?

因为虎牌跨艺界活动,我考虑到作为一个称之为新西兰的日本人能做些什么、能让大家期待些什么呢?经常会让我感到一种一定要留下一些成果的责任感,如果要更好地介绍新西兰的文化,要从最了解新西兰的当地的人们着手才可,但是,事实是只是从外部听到看到的事物中并不见得能带给我什么东西。而想到在这里被期待的是文化和感性的交汇,在保持相对宽松的状态下的创作就比较地顺利完成了。这里有传递给我现场感受的观众。当我听到「新西兰人自身也因为从日本来的人的关系而对新西兰更了解了。」这样的话语时,让我的停留变得更有意义。

请谈谈今后的发展方向。

我认为应该用一种示意来让人们很容易地明白当你来到世上自身为何物?现今,置身于音乐之中的人们只要去倾听就能理解的音乐,例如在俱乐部中就要去考虑做一些能让人听得进的、放入一些令人起舞要素的音乐。我也喜欢抽象的表现,也想去做一般人认为没有旋律不成为音乐的与众不同的音乐,甚至在倾听中眼前就会浮现出景色的东西等等。我开始做声音设计师已经4、5年了。再过10年的话我想我会灵感用尽,所以我希望能从各方面开阔自己,希望在10年后能够确立不同的风格。

从今以后,我会喜欢「创造事物」,也会去喜欢物质、物体。一个人在可能的范围里去兼容空间和物质,想去做一些装置性的作品。

P1090581.jpeg
因为要在新西兰的音乐节目中出演,走访了电台广播局95bFM。利用时间空隙也进行了其他的取材和采访、电台演出。摄影:Hiromi Nomoto

接下来有具体的打算吗?

具体的就是要完成专辑。专辑的制作年内可以完成的话,明年2月或3月就能面世了。因为是英国的品牌,专辑如果发行的话,将会以英国为中心进行旅行。而现今一心只是忙于专辑的事情。

Text: Hiromi Nomoto
Translation: 徐 燕
Photos: 虎啤跨艺界, Hiromi Nomoto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