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松希根太

PEOPLEText: Mariko Takei

通过雕塑与自然沟通的艺术家

国松希根太
Photo: Yuko Takeyama

国松希根太的工作室在白老,从札幌往南大约90公里,位于苫小牧和登别中间的海岸线。他的木头雕塑作品具有多元丰富的风格;有的柔软而温柔,还有的粗糙而强有力。虽然他是个年轻的作家,但已经参加了不少展览会,也进行了与音乐家共同合作的现场创作活动。这几年,除了雕塑作品之外,平面作品以及装置艺术作品等,他还在扩大活动范围。
 
首先,请你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国松希根太。1977年出生于札幌市。现在把北海道白老的“飞生艺术共同体”作为据点制作。“飞生艺术共同体”座落于白老的飞生地区,是废弃小学校舍而再利用的工作室。

国松希根太「BETTA(部分)」
BETTA (部分) / 2004 / 44×190×50cm / 桂 Photo: Kai Takihara

国松 希根太
MEGA (一部分) / 2003 / 42×28×10cm / 桂树 Photo: Kai Takihara

听说,你将参加一个群展。

对,本展览会称为《New Point vol. 6》,是以“新的相逢,新的展开”为主题,各种领域的30个作家将参加的群展。自2004年的第一届展览会以来我一直参加,而且是我在北海道第一次发表自己作品的展览会,所以我对这个展览会有着一种特别的感情。

国松希根太“SHIZUKU NO ODORI”(露珠的跳舞)
SHIZUKU NO ODORI(露珠的跳舞) / 2003 / 44×18×6cm / 桂树 Photo: Kai Takihara

你用木头创作雕塑作品,为什么你选择雕塑为表达方式?

是因为我爷爷是画家,而且爸爸是雕塑家,我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了,之所以我自己很自然地选择走进艺术之道。从小我就对建筑、陶器等立体的东西很感兴趣。由路易吉•克拉尼的影响,那个时候我很想做汽车设计的工作。第一次考大学的时候,选择了设计专业,我失败了,后来,我认真考虑到如果真正地学习立体的话,学雕塑是最好。这就是我选择雕塑为表达方式的理由。有一天,好像是我在玩儿一样创作了一个作品“SHIZUKU NO ODORI(露珠的跳舞)”,这个作品使我改变了对雕塑的看法。从那时起我一直使用木头创作。

国松希根太「SNOWMAN」
SNOWMAN / 2006 / 15×25×25cm / 桂树,施华洛世奇水晶 Photo: Kai Takihara

你的作品以桂树为主要素材,还有些作品之中使用施华洛世奇水晶创作,选择素材时你有什么条件?

‘桂树’的硬度和容易着色等的性质是对我合适的。而且桂树也在北海道生长是跟我一样的,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其实,我对选择素材没有任何限制,有的用施华洛世奇水晶,还有的用黄铜。平时开车或走路的时候,我一发现给我灵感的东西就把它收起来,而使用自己的作品之中。就是说,穿好衣服后带上装饰品才会完成完整,以这样的感觉使用这些素材。

国松希根太“MUSIC & SCULPTURE”
MUSIC & SCULPTURE / 2006 / 呑喰龍(札幌)

有时候你在白老的工作室自己举办活动。以前与札幌的音乐家Shuren The Fire进行了共同合作的现场创作活动。通过这些活动让我感到音乐和你的作品之间有密切的关系。你的作品和音乐有怎样的关系?

高中的时候在一个酒吧里我第一次看到Shuren的现场表演。几年后,我在自己的首次个展创作期间中,一直听着他的专集“My Words Laugh Behind The Mask”。然后,他在报纸上看到了我个展的报道而来参观了。那时第一次跟他交流,后来,我们说好了进行共同合作活动。

展览会是由几个作品构成的,这一点是和音乐的专集相近的。我在创作过程中伤脑筋时,我凡是想到,如果在音乐界的话,他们怎么解决。我这样边与音乐比较分析边进行创作,因此,音乐经常救我。也可以说,在白老的工作室自己举办活动就是为了报答音乐,受到艺术的影响音乐也会变化,我的目标就是这样把艺术和音乐融合在一起。

你平时爱听什么样的音乐?请告诉我你喜爱的音乐和书。

我有不同的音乐,根据自己的心情来选择听合适的音乐。我平时不太看书,让我说的话,横光利一的《蝇》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对你来说,音乐是一种灵感的来源吗?创作作品时,从什么东西得到灵感?

可以说音乐是一个灵感的来源,也是一种帮我提高集中力的东西。从日常生活中得到灵感的,最近,我对像地平线一般的从自己眼界里消失的线条特别感兴趣。

国松希根太 - TOBIU meets OK
TOBIU meets OKI / 2007 / 飞生艺术共同体 (白老) Photo: Yoshihito Tomii

请你介绍一下白老工作室,是什么样的地方?你为什么选择白老为创作据点?

我从六年前开始在白老生活。有温泉,白老牛,爱努民族博物馆,而且离海与山都很近。白老是废弃小学校舍而再利用的工作室,我很喜欢这里的环境,这就是把据点置于白老的理由。

国松希根太 - 飞生艺术共同体(白老)
飞生艺术共同体(白老)

去年你在香港举办了个展。观众对你的作品反应怎么样?另外,你对香港的艺术界怎么看?

在香港,人种与文化混合在一起,就像亚洲的纽约似的。虽然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但是我跟人们很好沟通交流。所以我很喜欢香港。年轻的艺术家也数见不鲜,JCCAC那里的环境对艺术家非常好的。我在Gallery Benten17举办了个展“RAINY DAYS”,很幸运的是,这次个展在本地的杂志、报纸、电视台、网络广播台等媒体被报道。我认为媒体和艺术界的距离比日本更近一点。

这次个展结束后我有了一种感情;无论是谁何处,通过作品受到的感觉是差不多的。在香港他们把我介绍不是作为一个日本的艺术家,就是作为一个北海道的艺术家。我来而言,今后香港与北海道的关系会更好发展。

今后你想做什么样的活动?

我有很多想挑战的东西。比如,我想木头雕刻成很大的浴缸。我们通过创作作品可以建立连接,我认为这就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于是,我作为不仅是一个人,而且是飞生艺术共同体,希望能够建立北海道与国外之间的联络关系。这种方面SHIFT已经很厉害了。

国松希根太
飞生艺术共同体
地址:北海道白老郡白老町字竹浦520
info@kinetakunimatsu.com
http://www.kinetakunimatsu.com

Text: Mariko Takei
Translation: Daiki Kojima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