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

PEOPLEText: 于千

放松身心,享受一把我们的作品 

4520529868_4a1e6e1858_o.jpg

独立艺术家,200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现工作和生活于中国杭州。

李明是个十分逗趣的人,无论是照相时搞笑的动态和表情,还是作品中看似“无厘头”的戏剧性创意,都将这次访谈建立在笑料连连的基础上。当看到他的履历时,我不禁对于这个和我同龄的年轻人旺盛的创作灵感和充满鬼机灵的点子所折服和倾倒。他正通过他个性化的语言去探索艺术创作和生活的全新视野和感受,我对于他的作品,时时拭目以待。

首先,谈谈最近的创作和展览等艺术活动。

关于参加展览,离我最近的展览是《改造历史》。近一段时间我没做新的个人的作品,而是在准备双飞团体的电影,预计下半年拍摄制作吧。

简单介绍下这部电影吧。

刚开始我们的剧本是关于间谍和盲侠之间恩怨是非,牵扯起来就是一个“政治江湖”和“侠义江湖”之间的斗争,当剧本进行到3分之1的时候,编剧临阵脱逃消逝了,留下几句话,大致意思是她自己要崩溃了,根本没办法把政客,特务,卧底和盲侠联系起来,还要让其发生复杂的纠缠关系,以往的电影都不可能触及到这么古怪的人物碰撞。所以,我们重写的剧本,根据大伙讨论的一些兴趣点,由小至大的发展,最后发展成一个神怪片,电影里是一个妖魔鬼怪的世界,可以看到东欧的吸血鬼;美洲的活死人;东瀛无头怪;泰式巫师;东俄恐怖份子;更惊喜的是还有中国西游记里的妖怪 —— 蜘蛛精,盘丝大仙等。然后,双飞团体每人分饰各路英雄 ,这些英雄角色由双飞个人自己撰写,根据自己的兴趣点萌发想像,比如:李富春之前对死亡和骨灰特别感兴趣,所以他便把自己构想成“炼尸工”,住在火葬场里面,他的特长便是用火和特殊药物化炼偷来的死尸,让其变成活死人,危害江湖。而我自己对大自然和田野的自由感兴趣,但我也特别迷邵氏的武侠剧,所以我把自己杜撰成“香蕉侠”,是一个武艺高超又充满侠义精神的侠客,而其着装则类似超人,生活在天线宝宝的场景中,自己拥有一个开心农场。

4520529626_8868535fbb.jpg

为什么你会设想到“香蕉侠”而不是“苹果侠”、“榴莲侠”之类,是信手拈来的水果吗?

绝对不是信手拈来,我花了很长时间列出了超多水果的名字,想从文字上下文章,比如火龙果——听起来就非常霸气,但不是特别适合我的性格;山竹——很虚无缥缈的感觉;蜜桃——如果我叫蜜桃侠,肯定就很娘,说不定还是个同性恋;葡萄——葡萄颜色很美,文字结构也很沉稳,但现在葡萄隐射的意思是痔疮,所以,我也会变成“痔疮侠”的;后来在吃香蕉的时候才意识到香蕉是很有意思的水果——首先,我一点都不介意香蕉所隐射的淫秽感;其次,香蕉是人们喜爱的水果之一,欧洲人因它能解除忧郁而称它为“快乐水果”,而且香蕉还是女孩子们钟爱的减肥佳果。香蕉又被称为“智慧之果”,传说是因为佛祖释迦牟尼吃了香蕉而获得智慧。由此得知“香蕉侠”不是一个沉闷严肃的正义人士,也不会肤浅俗套。

4520530696_71472da7cb_o.jpg

最近看到了你参与的组合“双飞艺术中心”在北京的展览活动《双飞宫》,活动中以一种新颖的形式将以往艺术圈的展览形态和风气都彻底地颠覆和改变了。其中放映的片子似乎也可以看到刻意为之的低画质,技术粗糙感,平民恶搞风格。这部电影会延续《双飞宫》的风格吗?

这么一帮人聚在一起写剧本,独立感被削弱到尽头,到最后肯定是大杂烩,呈现出的效果必定不是个人的冷静和深思的,是一次狂欢聚会,这也是双飞不会改变的风格。但既然谈到是电影,肯定是会背离低画质低技术的,按照电影的系统来进行工作。

4520530134_d3335ae336_o.jpg

“一次狂欢聚会”暗指电影是大拼盘式吧?

是的,照猫画虎吧,做成一个单一类型的风格,也许牺牲太大,或许观众已经腻烦欧美丧尸片的血肉模糊;心理暗示的手法在日本韩国也屡见不鲜了;论商业,我们根本做不到商业电影的势力和敏感。组合大家的兴趣点,成为一个拼盘至少能有更丰富的口味。这部电影的旗帜是想我们紧张的时候大家跟着紧张,想让你发笑时你跟着发笑,放松身心,享受一把就成。

我看到有一个采访双飞的文字里有提到电影里有不少真正意义上的“淫乱”镜头?

哈哈哈,到时直接看吧……

Text: 于千

力石 咲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