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公式オンラインストア

安利·沙拉

PEOPLEText: Victor Moreno

绝对伏特加(Absolut)模糊了艺术和市场营销之间的界限。 Absolut艺术奖,在第三次推出绝对伏特加年度版的同时,庆祝了其对创造力的长期坚持。今年的获奖者是生于阿尔巴尼亚的影像艺术家安利·沙拉(Anri Sala),他以其特有的运用光,声和音乐讲述故事的能力获得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他对于语言-语法-建筑-音乐的运用非常感兴趣,喜欢人们在他的作品中看到自我,所以对他而言这个展览也是一个特殊的媒介。绝对伏特加特别邀请了世界各地的知名媒体来参加这一盛会,创造了一个极具魅力的氛围。自20世纪80年代初以来,品牌表现出对艺术极大的支持和热爱。预计明年春天将会对外开放的绝对品牌的新艺术博物馆,将呈现所有绝对伏特加的收藏。

安利·沙拉
摄影:Victor Moreno

获得Absolut艺术奖对你而言意味什么?

我觉得这很好。当你某天突然接到一个获奖电话,而那时你仍在拼命工作,拼命地在艺术中探索,挣扎,这个电话仿佛像是一份从天而降的肯定,这确实令人很受鼓舞。这个奖包含两层含义。正是因为这个奖意味着对我大部分作品的肯定,我才那么高兴,才觉得它对我非常重要。如何组织活动,提供一个空间邀请人们参与,让那些对我而言有着特殊意义的人来一起庆祝,这在我的工作和生活中是很重要的。总之这非常特别。

LongSorrow1-thumb.jpg
安利·沙拉, Long Sorrow 1 (2005)

在你的职业生涯当中有没有与任何品牌有过商业性合作?

不,我没有。

LongSorrow2-thumb.jpg
安利·沙拉, Long Sorrow 2 (2005)

你觉得你是一位寻根艺术家吗?

这取决于你我对根源的定义,因为根不仅是大家所说的地理上的含义。同时也有一层含义是即时的周遭环境,无论你出生在哪里。还可以代表你去过哪里,遇见过谁。对我而言,就好比树木,一直会长出新的根,并非整棵树都是从最初的根中长出来的。所以在这样的解释下,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是,这就是我对自己的定义。在某种程度上取决于你的生活,你所遇的有意义的人事,你获得的感悟,然后这些将会塑造成现在的你。所以说对我而言,“根”是重要的。像这样的问题你无法给出一个简短答案,因为对我而言,“根”远不仅仅只是一个抽象的符号。

Intervista-thumb.jpg
安利·沙拉, Intervista (1998)

谈一谈你对于东欧国家的后共产主义演变看法。

当你生活中有两种不同的体系,尤其是这两种体系间的过渡时期本身也是一种体系时,感觉妙极了,因为你不是在电视中看到世界在改变,而是在生活中亲眼目睹,同时你也在改变。你甚至可以看到自己如何在一些小事上用这样那样的方式去改变。它为你和世界之间创造了一种非常积极的理解,一个非常积极的关系,而不是被动的去接受事物。所以,我想经历这些改变是很有意义的。同样的,这也是非常困难的,对我而言还好,但是对于其他人却在很多事物上造成了一个非常不平等的结果:文化质量,旅游的机会等等。结果是不平衡的。

WhyTheLionRoars-thumb.jpg
安利·沙拉, Monday 05.10.2009 (Why the Lion Roars) 2011

你在创造故事的时候是如何平衡虚构和非虚构?

首先,你可以保留一些你认为非虚构的的事物,也就是真实,而且如果你把它从上下文背景中抽离出并把它带给一个不了解背景的观众,这个甚至能称为更虚构的。而真正的虚构是单调无趣的。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大家所说的纪录片,有时比小说带有更多的虚构色彩。我并没有担心过如何去注意这个平衡。我所喜欢的,不论是虚构的还是非虚构的,他们都同样在影像或故事中保持结构的展开。所以观众就会感到影片当中有他们的位子。他们不仅收获,同样被给予一个位子。所以,平衡点在于是如何将这种方式延伸,达到一个开放的氛围和拥有一个开放式的叙述。

LeClash-thumb.jpg
安利·沙拉, Le Clash (2010)

所以,你着重于讲述故事吗?

不,例如当你思考讲述故事的时候,你自然而然会想到的是语言叙述,而我的影片里的语言并非语言文字本身。而是频率,是你如何以听声音的方式去感受建筑,和频率如何影响含义。在这种意义上,好比是多层次叙述,而不是单纯的讲述故事和简单的陈述。

像比尔·维奥拉(Bill Vilolla)或是白南淮(Nam June Paik)–他们更多的是注重影像艺术本身 – 你对这个感兴趣吗?

我觉得所有东西在某中程度上都是有趣的。我对于一个艺术家的创造力更感兴趣。这同样也关系到他对应的时间,当时的事件和人。所以很难定义什么是更具艺术性的作品,什么是其他类型的。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更改的。在当今做一些类似白南淮(Nam June Paik)作品的东西,并不能像他当时创作时引起同样的反响。是什么给了他能力去在当时做出正确的选择,而今天别人做的话会完全不同。或许会有一些视觉效果,因为他谈论的更多的是当时的社会。

你打算拍电影吗?

 正如之前说过的,我并不这么认为。我对叙述感兴趣,但不是单纯的叙述工作。我不认为我会再试图探索更远。对我来说能把每件东西,每个想法在一段时间里与其他事物联系起来是非常重要的。对我而言,在创作期间不失去直觉是更重要的。我不能够花一个半小时给观众展示一件他们在十四分钟里就可以理解明白的作品。所以说,理解,猜测和预测之间的时间关系是很重要的。这不是一场时间越久就越好的比赛。

Text: Victor Moreno
Translation: Zhang Yifan
Photos: Victor Moreno

力石 咲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