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公式オンラインストア

杨泳梁

PEOPLEText: Emma Chi

杨泳梁的作品,当你远远的欣赏,那是一幅悠扬的江南派水墨;可当你走进它,却发觉远山近水中蕴含着另一番景致:都市景观如高楼大厦、交通信号灯、巨型的起重机取代了郁郁葱葱的树林楼阁,甚至画角的印章看着也像是路边的窨井盖。是谁谱写了这一传统水墨与现代都市的交响曲?杨泳梁,一位特别的艺术家,他将中国传统水墨画与拍摄下的现代都市情景,运用电脑技术合成。最近,艺术家的作品正在外滩18画廊进行展出。

artist.jpg

这位80后出生于上海的艺术家对于传统文化有着浓浓的情怀,他早年学习中国画、书法和篆刻。这份特殊的背景和学习经历,造就了他现在的创作。SHIFT很荣幸和艺术家进行了一次深入的交谈,分享了他的创作过程。

为什么会想到将中国水墨画与现代城市景观摄影结合起来?

从小就学习水墨画、书法,我又是上海人,每天都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上海如今恐怕是发展最迅速的一座城市吧。我默默的观察着,高楼大厦的兴起,拆屋改建工程遍地都是。于是很自然的,我有了这个想法,将我所学的与和我看到的东西融合在一起,虽然这两者之间很矛盾。

R0023933.jpg

这次展出的一幅10米长卷画是你目前最长的一幅作品,水墨山水中是高楼林立的现代都市景观,这是如何做到的?

在我的作品中蕴含着两种冲突: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的冲突,另一种是生态环境和现代城市之间的矛盾。人们不断的去追寻更好更舒适的生活环境,导致高楼大厦的兴建,但其代价是巨大的。所以我的画在远距离看是和谐的自然风景,当你走近却发现其中隐藏着的都市化细节。我试图达到一种平衡,将矛盾的东西和谐统一起来。比如中国传统水墨画和现代城市细节这一对矛盾通过我的作品,它们融合在一起,并且达到视觉上的平衡。

中国的山水画在宋朝达到了鼎盛,今朝的艺术家应该如何继承并且创新一直是大家苦苦探索的,谈谈你的看法?

现代人再去还原创作古人的画恐怕已不可能到达,我们的社会环境不同了,人们的心态也无法像古代人那样超脱。我们目前完全处于物质社会,工业化制造,而以前人们都运用手工制造。首先,艺术创作的媒介已经无法达到古代的境界。比如,以前作画在绢上,材料是百分百纯丝,现代的材料大都参合了尼龙。以前的墨水天然甚至可以饮用,而现代人根本没法做到。所以,如今要我们去还原古人的画是不可能做到,各方面条件都达不到。在我看来,艺术创作的媒介不重要,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来创作,保持古人创作的精神才是最重要的,那种士大夫文化中超脱的气质。用他们的心境来体会现在的生活,我们不可能做到隐居山林,但可以强调大城市中的“大隐隐于世”。

R0023928.jpg

此次展览,艺术家的另一个主题是“水泥”,你的装置作品如废墟般由砖块堆积成山,用干冰做云雾,喷撒出来,仿佛一种云里雾里像山的感觉,不正是另一种对于山水画的诠释吗?

呵呵,是的,你可以想象成山水景观。由于拆房改建,被人丢弃的日用品随处摆放在由砖块堆积成的山坡上,同时打出的烟雾缭绕期间,远看仿佛云雾中的水墨画,又是一种矛盾但和谐的统一体。

另一个叫人咋舌的装置作品是一条破墙而出的巨龙,高2米、长6米,水泥做成。为什么会想到制作‘龙’哪?而龙的逼真形态和体量尤其挑战着观众的视觉和情感吧。
之所以会做龙,因为龙是中国才有的形象。在古代龙是一种神兽,但在我的作品中,龙变成了活生生的动物,具有生物性。用水泥制作,反应了中国现在的房屋建造状况,但对于这种社会现象,我不做评价,好坏观众自己看着办。”

R0023927.jpg

对于未来,你有什么计划和打算?

没有。我更喜欢挑战,和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这也是为什么我辞去了工作室广告设计的工作,因为我对商业没有兴趣,同时如果一直如此工作下去,我能看到将来5年、甚至10年后的生活状况,突然觉得活着一下子失去了意义。所以最终还是选择投入艺术创作。未来对于我来说是未知数,精彩就在于对于未来的不可预测性,没有什么可怕的。当我临死时,闭上眼睛前,很多事情会历历在目,那时,我一定觉得没有白活。总之,我的态度是:认真做自己的事情,总会有回报!

人造仙境 杨泳梁个展
展览时间:2010年4月30日-6月8日
展览地点:18画廊
地点:上海中山东一路18号4楼
电话:+86 21 6323 8099
http://www.yangyongliang.com

Text: Emma Chi

力石 咲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