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培力

PEOPLEText: Emma Chi

早在1988年,张培力因创作录像作品《30X30》从而被尊称为“中国录像艺术之父”,但在其身上可以发现这种标签式的称谓让艺术家非常不舒服。“这种称谓着实叫我困惑!我没有想过当‘父亲’,这对我来说也毫无意义,甚至经常被人提及的‘85美术新潮艺术家’,它们不能说明任何事实。因为我做了国内第一件录像作品,又是年龄较大的一位,所以把我变成了‘父亲’。我很无奈,咱们就事论事谈作品就好,我只是想做好每一件作品。” 54岁的他穿着非常简单的黑色T恤和中裤,端着意大利特浓咖啡,眼神炯炯,说话条理分明,思维缜密。

张培力

无论艺术家本人如何看轻这些属于他的头衔和名誉“中国最早的当代艺术实验者之一”、“最早的录像艺术家”,“八五”新潮美术运动的活跃艺术家”,张培力的作品早已备受观众瞩目。他的许多作品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蓬皮杜艺术中心等世界级艺术机构收藏,而且至今还保持着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开个展、三次受邀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唯一中国艺术家的殊荣。

张培力从小痴迷于艺术创作,最初画油画,1985年至86年期间的代表作品有游泳和音乐(爵士、萨克斯管)为题材的系列作品。“在我的记忆里音乐占着重要地位。小时候,住我们院子的隔壁邻居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他们家里有许多音乐藏品,记得一放学便奔回来到他家听《贝多芬D大调小提琴协奏曲》,我哥哥和姐姐受到这家人的影响开始学乐器玩音乐,我耳濡目染。”他说:“画萨克斯管系列作品的时候,我观察的非常仔细,勾勒出乐器上的每一个复杂的小零件。”

artist_zhang_peili_dubbed_as_the_father_of_chinese_video_art2.jpg

艺术家的画风经常摇摆于超现实主义和超写实主义之间,他笑说:“我虽然没有耐心做到超写实主义的精确效果,我还是很喜欢这种画法。大学时候为了挣钱,我画过广告和招贴画,所以很多油画作品大都混合了广告、照相写实主义的手法。我喜欢精确的东西,冷静地表达方式。”

从小学习素描,198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家庭和个人生长学习的种种因素使得张培力最明显的个人风格一直是严谨与理性。 张培力出生在杭州的一个医学之家;艺术家幽默的表示,每天父母归来,衣服上都分别散发着福尔马林和碘酒的味道,而家庭餐桌谈话也总脱离不开各种各样复杂的医学词汇,“高中毕业时,我在医学院做过一段临时工,后来便有了以医用乳胶手套为题材的《X?》系列。”

artist_zhang_peili_dubbed_as_the_father_of_chinese_video_art3.jpg

上世纪八十年代,张培力在中国当代艺术圈已十分活跃。他与耿建翌等艺术家在杭州组建强调艺术体验的“池社”,在杭州筹办“八五新空间展”,就像当时所有热血澎湃的艺术青年一样,他也积极尝试用绘画、以外的装置、行为等多种手段发表艺术宣言。1988年,中国录像艺术处女作在他手中诞生。这件名为《30×30》的录像作品沉闷而单调,在长达三个小时的录像中,张培力耐心地把一面镜子摔碎、粘合再摔碎,进行了长达180分钟苦役般枯燥的表演。他说:“运用完全陌生的媒介(影像)进行尝试对我来说特别具有吸引力。习惯了画画,突然转变方式进行创作,转换本身对我来说就是意义所在。这也是我第一件影像作品《30×30》最初的想法,很简单。”

artist_zhang_peili_dubbed_as_the_father_of_chinese_video_art4.jpg

1995年张培力开始放弃绘画,全力投入录像及相关摄影、装置艺术创作,他表示:“画画的人太多了,画的好也有一大批。我也找不到绘画的感觉了,觉得自己画的够好了,不用再画了。比如我画的萨克斯管,现在再画也不可能超过它,没有必要再画下去了。” 一批录像作品在这一时期相继推出,如《作业一号》、《儿童乐园》、《水•辞海标准版》、《相关的节拍》、《不确切的快感》。“那时候正好也赶上电视热潮,于是我创作了与电视有关的作品,最基本动机是对电视文化提出疑问。人们的生活很大程度受到电视的影响,电视侵占了我们的日常生活时间,以一种快餐式的影响和表达方式的模式化。对此,我提出了疑问。”

索拉在《80年代》的书中写道,当一个弄潮儿在变成一个普通人的这个过程挺痛苦。然而张培力却不是,他的转变可谓自然而然。 “我的早期作品包含了挑衅、对抗、找不自在的内容,而2000年以后的作品姿态变得随和、平易近人,不再挑衅公众的鉴赏力。但我并不觉得痛苦,因为自己觉得需要改变。有些早期的抵抗其实归结于过多的自恋情结。”

artist_zhang_peili_dubbed_as_the_father_of_chinese_video_art5.jpg

张培力热衷于在市场上收集老电影光盘,2003年至06年期间还创作了一批与之有关的题材作品《遗言》、《短语》、《喜悦》等。“我喜欢收集录像带和光盘,家里存了3000多张。老电影与我的记忆相连,从小便不厌其烦得看这些电影,像50年代《霓虹灯下的哨兵》。我家旁边是军区大院,一到晚上就溜进去看,这些电影对我们这代人印象非常深刻。我的作品是通过在今天的语境下重新结构与解读——改变话语叙事结构,把片言字语抽离出来,从而给出重新的解读可能。”

artist_zhang_peili_dubbed_as_the_father_of_chinese_video_art%EF%BC%96.jpg

从2001年开始至今,张培力作为中国美术学院新媒体系的系主任,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的教育事业。眼下他正忙碌于为2011年在民生现代美术馆的个人回顾展:“总而言之,我在作品中更多的是提出问题,没有回答……”

确切的快感——张培力回顾展
展览时间:2011年7月16日-8月14日
开放时间:10:00-21:00(周一休息)
展览地点:民生现代美术馆
地址:上海市淮海路570号F座
门票:20元
电话:+86 21 6282 8729
http://www.minshengart.org

Text: Emma Chi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