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野喜弘

PEOPLEText: Sumie Okada

从电子音乐,电影音乐到乐团音乐作品,半野喜弘实践世界规模的创作活动,以独特的立场和视点演奏音乐。作为RADIQ a.k.a. Yoshihiro HANNO的现场表演之外,亚洲电影的巨匠侯孝贤拍的“海上花”与贾樟可拍的“站台”的音乐等,作为电影音乐家也受到相当的评价。他现在巴黎和东京为据点展开活动。

半野喜弘

首先我想问一下你的音乐背景。刚开始做音乐的时候做电子音乐还是别的?

原来我在爵士乐队里做音乐,后来作为MC与唱片公司签合同,几年后转移到电子音乐的方向。

请告诉我“RADIQ”的概念与来历。

应该大概03年的时候开始了活动,我忘了正确的时期。做电影音乐的时候不做RADIQ的活动,所以不是不断地做RADIQ,想做就做。
作为半野喜弘的名义做音乐的时候,与黑人音乐有一点距离。但我自己的音乐根源是6,70年代的黑人音乐,所以有一天开始想将以前的黑人音乐的热量投影到现代的感觉。可以说使人感觉到根源的未来音乐,就是这样的感觉。不过“新”的感觉也随着时间很快就变成“旧”。所以我想创作能扩大时代的东西而不想献媚时代。

RADIQ_3.jpg

刚开始创作时,你自己或者音乐界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每个时代都有流行,只有与自己合适不合适的问题。音乐界的情况总是活跃,不过我对音乐界的情况不太感兴趣。只要做自己觉得好的事。没有别的。

为什么决定离开日本去巴黎呢?

我对在欧洲的活动与生活感兴趣。还有当时我喜欢的女孩住在巴黎。就是这么简单的理由。

当时什么东西给你最大影响?现在从什么样的东西受到影响呢?

异文化就在旁边的感觉。这样感觉对住在岛国的日本人来说非常新鲜。虽然语言,喜爱的东西,意见都不同,但大家都在同一个地方,好像是世界的缩影。
现在也从很多事情受到影响。最近认识“死”考虑事物。可能我老了一点。

RADIQ_2008.jpg

在什么样的环境下使用什么样的东西创作音乐?制作作品需要多长时间?

实际上制作一首要大概2,3天吧。使用电脑为主,还使用钢琴,吉他,贝司,打击乐器等。就使用必要的东西,没有什么规则。

什么样的时候获得创意灵感?制作时最困难的事是什么?

制作音乐是我喜爱的事,所以没有什么困难,不断地有创意灵感。如果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的话就很难获得创意灵感。

RADIQ-septet_2.jpg

为什么要做乐队的活动?

因为我以前也做过乐队,但那时候活动中途就放弃了,所以我想再挑战一次。还有我想体验只用自己的肉体能做的事情。好像做运动一样的感觉。

与别人一起演奏和一个人演奏有什么区别?

人多的话,可以选择的路线也多。有时候会有好的作用,但有时候也会崩溃。所以重要的是怎么去调节,抓住好的瞬间。人多了,判断瞬间的方向也就多了。

找到现在的音乐风格的过程中,受到谁或什么音乐的影响?什么东西帮助你造成现在的你自己?

我受到太多东西的影响,所以不能列举。对人生的渴望和对音乐的憧憬,这两个感情支持我的音乐。从很多伟人和他们的音乐,我学了很多东西。这个现在也没有变,还在学习。

我认为现在对音乐也有数码化的影响。音乐与数码的关系认为如何?

可以说数码现在已经是个不可缺乏的东西,但也可以说是一种毒。现在这个毒越来越侵蚀人类。人类也越来越看丢本质。

你做各种各样活动,其中核心的到底是什么?

在音乐里找到谁都能有的普遍的感情,找到还没有发觉的未知的部分。做音乐可能是为了确认自己的真面目的工作。

今后想做什么样的活动?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

今年RADIQ从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日本等,很多国家的唱片公司发售作品。作为半野喜弘的名义,刚刚做完了名为BLOWFISH的台湾电影的音乐。
然后开始了自己拍电影。拍电影是现在最大的我的目标。

Text: Sumie Okada
Translation: Daiki Kojima

力石 咲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