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京

PEOPLEText: Emma Chi

中国乃至全世界的美术界,很少女性艺术家活跃于艺术世界,向京是其中之一。她是著名的女性雕塑家。向京生于1968年,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的向京是近年异军突起的实力派女雕塑家。她运用上色玻璃钢制来表现女人的成长,不完美但真实的人生。她的雕塑作品由于贴近生活,表现细腻而引人注目并受到拍卖市场的追捧。如今,向京要回去了,回到北京,她的家乡。在上海的10年中,向京确立了自己的创作方向,她的一系列代表作也因此而诞生:《我们》、《寂静中心》、《你的身体》、《敞开者》等等。

向京

您的作品灵感来源于哪里?

我做艺术的初始是源自对世界的观看,约翰•伯格在《观看之道》里说,我们从不单单注视一件东西,我们总是在审度物我之间的关系。我们说世界,往往指的是和“我”有关的世界,这个初始是和经验相关的,我看到的遭遇的经历的,这也是反复确认自我的存在的过程,我常爱把作品比作一面镜子,谁站在前面,照到的就是谁,同样,我面对作品的时候,一样是有我的映像反映出来,从这个角度说,我并没有“特别”关注女性,但因为自己就是女性,从这里进入很自然也很容易,有一种自我关照的意味。

xiangjing33920110210002.jpg

这些年来作品的内在精神是否随着您年龄的增长有所改变?

是的,随着年纪的增长,世界的范围好像版图一样在扩大,是我认知的世界的方式在改变。比如说在早期那个阶段,我的世界是二元对立的,我想要传达的和我获得力量的方式全在于对立面的存在,那时我两个主要的主题是“侵袭”和“禁闭”,无非是描绘外部世界的侵犯和内部世界的关闭。后来在《你的身体》和“处女”系列里,还是成长带给人对于外部世界的认知,以前的对抗是不知道怎么去对抗,只有玉石俱焚地牺牲自己,可是力量很小。后来明白世界的样子了,他的结构,权力的结构,就有针对性了。可以用身体作为一个命题去说明某个群体和世界的关系,身体是自然属性的部分,但在社会权力结构中它就不单单具有自然属性了,但你可以用个双刃剑去发力,也是借用了普世观念的观看习惯去挑战普世观念。

xiangjing33920110210008.jpg

具体可以谈谈吗?比如作品《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

包括《一百个人演奏你,还是一个人?》在内的“全裸”系列,我已经把目光投向至少是和我同类的一个群体,甚至我自以为这个系列里真正的话题是指向人性本身而不是简单的性别话题。因为我已经能够看到生存现实的很多困境,能够思考这些并不“私人”的话题,并且懂得以这种和生存相关的共性话题去引发观者的自我观照。慢慢变得自觉的。自我觉悟是创作发生根本变化的最重要原因,也是成长的根本原因。怎么去看待自我的属性、看清存在的事实很重要,存在时感到痛了,要知道痛在哪儿,为什么痛,这时的痛感才是真实的,就像治病找到病源了,这时你才会进入更深的层次。我希望艺术是一种目光,投向哪里,有对存在本身的有痛感的触摸,传递的是关心和关爱。

xiangjing33920110210003.jpg

我们看到作品中的女性似乎并不美……

我自己觉得我做的人都很美,这个美首先不是传统艺术里的审美,也不是现在时尚概念里模特的标准美。确实我有一个愿望能够在当下的时代里反映当下的人,揭开被杂志、广告、榜单、流行遮蔽了人性,同时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观众能够有机会站在我的作品面前,和我做的“人”对视,观看她就像观看自己的灵魂一样,而不是相信“据报道”。

xiangjing33920110210004.jpg

据报道:“向京的作品多关注女性,并且以真实为灵魂。”什么是真实的?

这里的真实不是指的仿真的技术,我感兴趣还原的只是观者同样敏感的触觉,还原艺术本身的“可感知性”,这时艺术不仅是放在展厅里的作品,而是反映出的人性的映像。

xiangjing33920110210005.jpg

女性话题是您关注的重点?

至于女性话题,这就是我前面说到的针对性,针对一种权力结构的,原本我肯定是用一种回避的方式去面对这样的问题。这是常规能理解的一个简单的对立方式。后来我觉得回避在这样的语境里是没有意义的,就像我常自问为什么还是要做被不断重复的女性身体这样 的题材?女性的身体在艺术史以往的观看中是什么样的位置?每个女性艺术家都是敏感者,尤其对于性别问题更加敏感。我本能的基本的立场究竟是什么?当然我是用一个女人的眼睛看待这个世界的,这还不仅仅是个简单的性别政治的问题。在这个不必怀疑的前提下,我一定是用女性身份说话。说的是,女人是怎么想,怎么看?这是我做那些作品的一个基础,我不再是艺术史中那些一直被观看的女人了,至少在这个层面上,我不觉得再做女人身体是个庸俗的题材。我最爱说的,这是“第一人称”的表述方式。这又是一层“真实”的意义。

xiangjing33920110210006.jpg

材料的选择如何起到了更好表现自己想法的作用?

材料我大多数的时间里用的是很普通的玻璃钢,开始的时候是觉得玻璃钢的颜色和皮肤的颜色很接近,我做人比较多,所以选了这种材料。这个材料实在太没有性格了,所以你可以用很多方法去改造它,改变它的属性。包括我自己上颜色的方法也是一直在尝试,我喜欢用最朴素最土的办法来做艺术,手工的,普通材料的,普通技法的,也想证明重要的是人,材料和技术只是帮助你实现。
xiangjing33920110210007.jpg

Text: Emma Chi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