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隆在凡尔赛

HAPPENINGText: Kana Sunayama

什么是“美”?村上隆的展览激起了热烈的讨论。

oval_buddha.jpg

村上隆首次听说凡尔赛是 从一个关于法国大革命的漫画,池田理代子的“凡尔赛的玫瑰”,这部漫画尤为日本人熟悉。村上隆是众多得到高度评价的艺术家之一, 他把漫画文化作为一种表现形式带入到他的艺术作品中。其中的二十二件艺术品陈列于凡尔赛宫殿直到十二月十二日。凡尔赛宫殿是让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们见证路易十四水晶魔力的地方。

tongari.jpg

村上隆的第一件作品是一个人们可以进入的高八米(26英尺高)的《Tongari-kun》(尖尖男孩)。这个绘制了多种色彩的雕塑看起来像是菩萨。它甚至更像是镶嵌在海格立斯沙龙的穹顶绘画。

kaikai-et-kiki.jpg

一对村上隆创作的吉祥物雕像,kaikai 和kiki 就伫立在人群面前好像是在保卫着路易十四。

champignons.jpg

在村上隆的艺术创作生涯中,一些极具代表性的传奇作品,例如:《HIROPON》和《我的孤独牛仔男孩》被认为是色情作品。既然凡尔赛宫殿是一个传统家庭式的旅游景点, 村上隆就没有将那些成熟的作品展出。

另外,尽管将近一半的展示作品都是崭新的,而且是特别为这次展览制作的,令人意外的是,其余的作品并不属于世界各地的村上隆的收藏者,而是属于那些一般的艺术爱好者

fleurs.jpg

在凡尔赛的主要大厅,镜厅, 变成了装饰着村上隆色彩的枝条盛宴。

napoleon.jpg

一件由故事《皇帝的新装》得到灵感而创作的作品被陈列在大厅的尽头。 它可爱的坐在 雅克-路易-大卫的《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前面。

在访谈中,村上隆提到他将这次展览定义为“历史的冲撞”或者”多样文化的冲撞“。尽管如此,它看起来却像是另一个隐秘的存在于凡尔赛和村上隆之间的和谐对话。自从杰夫昆斯,一个美国艺术家,在两年前开创了这个当代艺术展览系列,这次村上隆的展览就免不了的拿来和他的展览相提并论。

事实上,这次展览,甚至是昆斯的展览,都在不断的接受批评。首先是展示品和作为传统文化象征的凡尔赛并没有关系,被昆斯叫做后波普的这些作品是受了美国流行文化的影响。昆斯的后波普是当代的,但它在欧洲的文化中并不存在。第二点是昆斯和村上隆是两个从商业角度看很成功的艺术家。第三点是一个与凡尔赛的指导,让-雅克-阿拉冈有着很好的关系超级艺术收藏者,弗朗索瓦皮纳特,对昆斯和村上隆两个人的作品都很钟情。综上三点,有人批判村上隆的展览看起来像极了昆斯的展览。在开展之前的宣传中,法国媒体已经开始批评村上隆的展览了。尽管人们认为昆斯有着一个美国式的微笑显现在他脸上,但他事实上以自己的受美国文化影响的作品深感自豪,就好像是对凡尔赛的一种挑战。尽管如此,从一个日本人看待凡尔赛的角度,村上隆还是在凡尔赛和他的概念中尽力创造了一种平衡。所以,艺术价值就被考虑的非常低。

tapis.jpg

这次展览运用了很多媒介,例如电视,收音机,报纸和杂志,都是以一种超大的形式呈现。就像是杰夫昆斯的展览,法国极右翼组织和凡尔赛的会员机构组织了将近5690人的签名反对村上隆十月一日的展览,就在展览开始的两周后。尽管作为展览的回应,到凡尔赛展览的观摩人数相对于前些年增加了百分之十五到二十。

尽管离凡尔赛当代艺术系列展览结束还有七年,凡尔赛的指导,让-雅克-阿拉冈,已经决定将停止艺术作品在凡尔赛宫殿套房区域的展览,这部分区域连接着镜厅,海格立斯沙龙,国王套房和皇后套房,而在凡尔赛宫的公园将是唯一的保留展场。尽管阿拉冈提及“这并不是为了平息反对运动的风波而决定的”而似乎是因为意大利艺术家Maurizio Cattelan将在2012年举办展览,另一个反对运动也被预料到了。

更甚的是,不只是反对运动,媒体,互联网,或者每日对话,关于“什么是美?”或是“什么是丑的底线?”“凡尔赛等同于美吗?”这次展览都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和争执,不管多少反对的声音或是多么强的批评被指出,这次展览都会重新掀起一场艺术的讨论而不仅限于展览本身。这应该值得一番思考。

Murakami Versailles – 村上隆在凡尔赛
日期:九月十四日-十二月十二日,2010
展场:凡尔赛宫
地址:依夫林省省会,法国郊外
http://www.chateauversailles.fr

Text: Kana Sunayama
Translation: Lin Mei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