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KE 公式オンラインストア

何多苓展《士者如斯》

HAPPENINGText: Emma Chi

出生于1948年成都,从早期的《春风已经苏醒》到现在的作品, 何多苓成为了一位立足于本土文化,同时吸收西方有效观念与形式的中国当代艺术家。 早在上世纪80年代作为中国“伤痕美术”的代表《春风已经苏醒》使他成为中国最重要当代艺术家之一。“士者如斯:何多苓展”将于2011年5月8日至18日在上海美术馆展示。展览中除了展示何多苓各个历史时期的成名之作外,也将呈现艺术家一批从未见世的新近之作。

he_duoling1.jpg
《青春》,150 × 187 cm,布面油画,1984

“我从小就开始画画,但我说不清是由于什么原因。也许是巧合,我们这代人自己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当然,这也要感谢我的母亲——在我几岁时,她把我的画投给儿童杂志并发表了,还得到一个奖品,这对我起到了一个鼓励作用。我最早的油彩是细笔油彩,内容是毛主席在井冈山等革命场面。在下乡期间(1969-73),我也从事一些绘画,主要是关于彝族人的作品。”艺术家与我们讲述了他最初的艺术热情来源。

最初,陈丹青的《进军西藏》、陈逸飞的《攻占总统府》和张文新的《永不休战》这三件作品是最早使何多苓受到震撼的油画原作。这么多年来,艺术家始终坚守着传统的油画方式来进行他的艺术创作:“我喜欢传统的油画,对浪漫主义时期的作品更感兴趣。当时主要还是钟情于俄罗斯那种饱含人文情怀与情调的作品。我始终无法接受抽象画,甚至我根本看不懂抽象画。”何多苓作品中面部刻画所呈现出的细腻、偏冷的感觉,和他的气质吻合,都是浪漫主义的。“低沉与颓废是我性格中两个重要的因素,我很喜欢去表达这两种状态。”

he_duoling2.jpg
《兔子梦见苹果》,150 × 120 cm,布面油画,2010

严格说来,何多苓的创作只有两个阶段:一个是1980年代;一个是2000年到现在。1990年代是过渡阶段。1980年代,艺术家喜欢上了怀斯画中苍凉的背景,上世纪八十年代,他的绘画基本使用怀斯的手法,1980年被广泛认为最好的作品是《小翟》或《乌鸦是美丽的》,还有《春风已经苏醒》,虽然他本人并不认为它算是一个最成熟的作品。 自1992年之后的颠覆性改变,现在的作品,在画面中融入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尤其是近年来的作品,画面整体气息变得圆润与柔和,画面中西方象征主义的手法逐渐淡去,而中国传统文人绘画的笔墨与趣味的影响开始突显。

促使他改法的原因是由于90年代初去美国的经历。“九十年代初我去了美国,真正改变契机是我在美国的美术馆看到中国古画的原作后。我感到第一次认识了中国传统绘画,因为原来我对中国传统绘画没有兴趣。这也让我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中国人,不可能与中国文化毫无关系。最后我就产生了把中国的元素结合到自己创作中去的冲动。当然,我并没有产生直接去画国画的冲动,只是想在画油画时把中国元素融入进去。”

《兔子森林》系列是尝试的结果。绘画语言上使用一些国画的方式,使用一些飘忽不定的笔触。那种笔触也是有一些躁动不安的气氛,隐含着某种不稳定的气氛。作品中女孩加上两个兔子的耳朵,这个似是而非的形象没有确切地含义和指向,有一种荒诞性感觉, 一种紧张感、不确定性,感觉有一些更为脆弱的敏感的情绪在里边。

he_duoling3.jpg
《小绿人》,150 × 120 cm,布面油画,2008

虽然他一直在追求突破和改变,但有一点: 女人体、马以及原野这三个因素一直都存在于他的作品中.我并不回避情色艺术,反而会通过比较晦涩的方式极力地去表现它。事实上,人体画本身就带有强烈的情色意味,例如安格尔的作品《泉》,很多人甚至把它当作《春宫图》来看。因此,我们没有必要回避,我画情色时,会有一种优雅的成份在里面,所谓情而不色,最终都会进入到审美体系中并带有些许抒情的成份。《落叶》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当代艺术的表现形式是多元化的,绘画仅仅是中间很小的分支。“之所以坚持绘画,因为我觉得绘画还是能够充分的表现自己。对我来说,在绘画这个形式里的探索,使我获得了无穷的乐趣。”而艺术家个人在当代社会是比较另类的,“因为我处于一种相当消极的状态——对时代和当下的经历,我更多的是旁观者的态度。我并不愿意被划入某一个风格流派或是约定俗成的团体。”

已经年过六十,何多苓仍然保持着强烈的创作和对生命探索欲望,正如他自己所说,“我的最好作品将会出现在未来”,对于艺术探寻滋滋追求的精神。

何多苓展《士者如斯》
展览时间:2011年5月8日-5月18日
开放时间:9:00-17:00
门票:20元
地点:上海美术馆
地址:上海市南京西路325号
电话:+86 21 6327 2829
http://www.sh-artmuseum.org.cn

Text: Emma Chi

力石 咲
MoM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