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哲琴唱响最动听的声音

HAPPENINGText: Emma Chi

朱哲琴,一位中国第一位真正走向世界的乐坛奇才,也是中国新音乐代表人物。她早期以《一个真实的故事》获得“中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亚军,1995年,作品《阿姐鼓》在全球56个国家出版发行,同时也是第一张全球发行的中文唱片,赢得了无数国际赞赏。2009年接受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中国区的任命,担任2009年至2010年中国亲善大使。她作为东方音乐使者应邀作世界巡访和演出,并接受了《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华盛顿邮报》,《泰晤士报》,《BBC》,《ABC》,《CNN》等全球四百多家媒体的采访。

朱哲琴唱响最动听的声音
摄影:Xiaowu

朱哲琴的出版的专辑并不算多,但张张叫好,她这样说:“每张专辑都是我人生不同阶段的产物,我的一生中重来不去重复,在十几岁的时候创作《丹顶鹤的故事》,当时被誉为流行音乐的经典,因为突破了当时流行音乐的限制。二十几岁时,90年代初,我创作《黄孩子》,这是中国第一个像散文诗一样的歌集,也是在乐坛绝无仅有的。再过了几年,90年代中期的《阿姐鼓》,它第一次把中国民间元素带入世界乐坛,创造了唱片史上的奇迹。又过了10年,我游历世界,对东方的存在、哲学、观念有了一个诚实的认知,于是我通过专辑《七日谈》来表达出来。那么今年我想把中国民族多元的文化传承,用当代人的视野和探索精神,带到未来。” 10月28日朱哲琴将在上海大剧院举办她的个人音乐会,让我们拭目以待!

zhuzheqin33920101008001.jpg
摄影:Kamen

你得到了各方面的称赞,《The Times》认为你的声音让人忆起那被遗忘的音乐,BBC认为你是中国闪亮的歌手。请问你自己如何看待这些评价?

这些奖项是社会对我的评价,我感谢这些评价使我在以后的工作中有更多的支持。

你想通过自己的音乐传递给世界什么讯息?

其实我没有这么想,创作音乐的时候是心灵快乐的表达。至于推动力,我觉得当然可能啦,一场雨可以对世界有所贡献,那音乐当然可以,它尤其对人类有非常大的影响。

你出专辑数量并不多,但张张叫好,赢得了国际上的好评。你的音乐特色是什么?

都和传统有关系,又是当代的,表达当代人自己的声音。

专辑《七日谈》虽然没有包含西藏方面的元素,但是歌词中隐含佛教的东西。你信教吗?

我没有在任何一个教派里面。我对东方佛陀谈论很多,认同观念。其实我并没有感觉到佛教是一个宗教,它是让一个人觉悟、觉醒,自我修练和提升的生活方法。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当整个中国流行音乐界都忙于模仿西方音乐的时候,你是第一个将西藏元素融入自己歌曲的歌手。 怎么会最先想到加入西藏元素?

我觉得是个机缘吧,因为我当时在四川音乐学院学习,在川藏地区旅行。当地的风土人情对我有了影响,那里是离天最高的一块地方,有很独特的藏传佛教的文化,那里的自然环境,我觉得的就是:天、地、人,都非常独特。这些自然而然的进入我的视野,影响我的整个人。

zhuzheqin33920101008003.jpg
摄影:Xiaowu

现在人们非常乐于在自己的音乐中加入少数民族文化元素,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这说明现在人们不再只是往外的去寻找东西,从这个角度上讲是一件好事情。我希望能在这样的一种关注和探索中,真正产生出对这些少数民族文化的发展有影响的东西。同时这种东西可以代表当代中国东方的声音。

如何保留与发展民乐?

我觉得现在很多的尝试都是在路途上,保留从某个角度来说要单纯一些,但首先要取访到真品,而不是赝品,因为社会对民族文化真伪的辨识度其实有点混乱,某个人贴个标签说他代表什么什么,但可能并不是那个文化真正沉淀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个真的很重要:辨识真伪。比如看一幅流传下来的古老画作,你在辨认它真伪的过程中要抱有极大的诚意。
另外,我希望有一些方法来进行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保护。就像我现在在做“世界看见”,我们到一些非常偏远的村寨去找到田野间的农民,他们乐于歌唱,他们的记忆都是从父辈、祖辈传下来的,我们帮助他们把自己会得东西教给下一代。我觉得至少这是一种办法,最简单朴素的传承方法。

两年计划结束之后,会不会出新专辑?

我们正在制作,新的音乐在今年底就可以完成,主要是这两年内的音乐总结,我会有两张专辑,一张是采样的东西,从这些村寨获得的我们认为非常纯朴的民间声音。另外一张,是我们通过当代人的角度把这些素材发展出来,因为这些珍贵的传承并不是和这个时代断裂,它还会启发,并延续到未来。

你曾经说过:“一方面我们希望能够保存少数民族音乐最原生态的样子,另一方面希望能够赋予它们新的生命。” 这是否矛盾,如何赋予新的生命力?

对传承,我们有双向的工作态度和理念。单纯说保护,不允许有新的发展,这是一厢情愿。然而因为新的发展,而把传统铲除掉,我觉得这也是盲目愚昧的。

zhuzheqin33920101008004.jpg
摄影:Xiaoquan

那你从事的文化保护和环境有什么关系?

保护民族文化事业,对我来说是个挑战,同时对我的生命也是种启发。去年,我去了中国四个省寻访音乐的宝藏,那时发觉人文生活方式的保护其实和环境是息息相关。贵州苗族飞歌,他们是在村后面的山坡上进行的,如果把树木都砍伐掉了,那他们去哪里对歌。如果环境被破坏了,他们的这种生活方式就不存在了。好比,如果没有海洋、河流,我们再不可能游泳的关系。所以说,环境的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可能会引起一种文化的消亡。所以我觉得人类保护自己,需要保护环境,保护文化,保护心灵;这几个东西是一体的。

你和很多作音乐的人不同,去了很多地方,做探险家,什么让你与众不同?

爱和求知。喜欢探索未知,而我的生命因此衍生开了。我把自己比喻成一条橡皮筋,把橡皮筋拉的丰满,张力很大,一放手的时候会把你弹到非常远,飞到你想象不到的地方,我喜欢生命的这种感觉。比如说登山,第一次攀登,谁都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抵达山顶。其实每个人的体能差不多,特别好的少,特别差的也少,但真正去实践它的时候,会吃惊原来我可以做到。这就像橡皮筋,你只要很勇敢的拉开它,拉到很丰满,当你放手的时候,它会带你到达意想不到的境地。我喜欢这样的人生,也享受那样子的奇迹!我觉得我的生命是为了等待那些奇迹而存在的。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音乐,那么……?”

我要说的是: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音乐,我宁愿不要我的耳朵。

世界听•见•朱哲琴
日期:2010年10月28日 19:15
票价:280-1880元
地点:上海大剧院大剧场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人民大道300号
电话:+86 21 6359 8032
http://www.shgtheatre.com

Text: Emma Chi

MoMA STORE